2015年中国烟草销量第一次下降,我们以为拐点来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果壳(ID:Guokr42),作者:姜垣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人人都知道:抽烟有害健康。我们国家今年推出的健康中国行动里,第一个板块里就包括“控烟”。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主任,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姜垣老师从事控烟工作快20年了,她将和大家分享《控烟口号容易记,但戒烟为什么这么难?》。


姜垣演讲视频


以下为姜垣演讲实录:


大家好,我是姜垣。



1987年,我毕业于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。我,还有本期来到“我是科学家”讲坛的桓世彤老师和钮文异老师,我们仨都是北医毕业的——北医90年代、80年代和70年代的学生都到这来做客。


离开北医后,我考上了预防医学科学院做数据处理,现在有一个时髦的名字,大数据。我们做过肝炎和全国营养调查,做过尘肺的数据分析,后来又做了一些卫生政策的关系研究。


2001年,国家开始以预防医学科学院为基础组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(以下简称“疾控中心”)。疾控中心最开始面对的是各种急性传染病,包括结核、肝炎、艾滋病,但随着疾病的变化,现在中国人89%都死于慢性病。所以自成立了慢病中心后,我就做慢病研究,而且专门做控烟工作,距今差不多有20年了。



俗话说“烟花三月下扬州”,今年我先生的侄女在美丽的扬州大学结婚。结果没想到,人群密集的婚礼现场有好多人在吸烟,哪怕还有孩子和孕妇在场。我就赶紧找到婚礼的主持人,非常漂亮的一个小帅哥,让他在婚礼开始的时候告诉大家室内不能吸烟,但是主持人不理我。


我年龄比较大,坐的是挺重要的一桌,但还是有人吸烟,甚至桌上就摆着烟。我就说,各位能不能不吸烟,我们这里有孩子。没有人理我,坚持在吸烟。所以我就很郁闷,只能自己走出去,在3月的扬州,美丽的扬州大学,走了一个半小时,没吃饭。


控烟为什么这么难?


根据我掌握的数据,全国有一个人群吸烟率最低,那就是医生。我们第一次调查显示,男性医生的吸烟率是40%,但是过几年再去调查的时候,数值降到非常低,就要去复查。我们去到一家医院,找到当时记录名字的医生,一看到这个医生的牙,闻到他呼吸的口气,就知道他是一个重度吸烟者。但是我们问他——


“你吸烟吗?”


“我不吸烟。”


为什么会这样?实际上是因为,在医生的社会环境(social normal)里,他知道吸烟不好。



这是2006年英国卫生署做的一张宣传画,暑期贴到了英国的大街小巷,结果遭到了很多人的投诉,大家说看到这张画不舒服。它其实说的就是吸烟的本质——吸烟成瘾的人就像被鱼钩钩上了一样,他想摆脱也不容易。



这是2007年,《柳叶刀》杂志(The Lancet)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比较了常见的成瘾物质,发现烟草的成瘾性仅次于海洛因和可卡因,超过了酒精、冰毒和大麻。



烟草成瘾有自身的生理学基础。因此世界卫生组织在《疾病和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(第十版)》(ICD-10)里,把烟草成瘾分成了一类成瘾性疾病,编码为F17.2。它有六个症状,只要符合其中三个就可以诊断为烟草成瘾。


但是烟草成瘾不是单单只有生理学因素,不然,中国就不会有3亿吸烟者,不会十年吸烟率几乎没有变化。



实际上,在戒烟的过程中,比克服生理学因素更难的是心理学因素和社会行为学因素。烟瘾如同脚镣,拴在人身上很难摆脱。



大家可以想象:上班时老板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,下午发现买的股票全跌了,晚上回家老婆又没有好脸色——吸一支烟来缓解压力吧。大学毕业20年的同学聚会,当时和上铺的兄弟一块天天吸烟,兄弟来了,要你今天晚上再吸一支,明天再继续戒——结果一支就开始复吸。


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,有很多人用烟来拉近社会距离。



我们在2006年参与了一个项目,比较全世界22个国家不同控烟政策下人们的吸烟行为,结果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、仅在中国发生的事情。原来,中国差不多有不到40%的人身上有两包烟,一包自己吸,另一包就社交用。



现在支持吸烟的社会风气依然存在。比如,大红鹰烟草集团赞助西湖的玫瑰婚典集体婚礼,已经连续好几年了。



由于烟是中国人逢年过节一个很重要的礼品,所以我们做了这样一张宣传画,希望能改变这种社会风气。



从1990年开始,卷烟产量持续高涨,烟草商直言“进入了黄金十年”。2015年烟草涨价,我们第一次看到了烟草销售量的下降(2.33%),而且2016年还继续下降,我当时很激动,觉得做了15年的控烟,总算要迎来拐点。但没想到的是,2017年销量又上升了,而且2018年还继续上升。



中国的人口现在不到全世界的19%,但是却消耗了全世界44%的卷烟,位居世界第一,并且超过了第2位到第30位国家消费的总和。

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全世界10亿男性烟民里头,第1位就是中国(3亿),第2位是印度(2亿)。但是印度的男性烟民中,有1/3是使用嚼烟,虽然嚼烟同样有害,但起码没有二手烟。



我们连续十年观察女性,发现女性相比男性吸烟率很低。亚洲的女性吸烟率均没有超过2.7%,但是由于巨大的人口基数,中国女性烟民仅次于美国排在第二位。


其实,中国男性人群的吸烟率已经开始下降,但女性人群的吸烟率反而开始上升。



这是2017年疾控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死亡人数的风险因素归因,烟草排名第三,但其实完全可以预防。



事实上,平均每两个吸烟者就会有一个死于吸烟相关疾病。



吸烟可以损伤全身几乎所有系统和器官。它不仅会导致各种癌症,不单单是肺癌,还包括喉癌、口腔癌、胃癌、宫颈癌、食道癌、膀胱癌等等,也会导致心脑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,导致失明、导致股骨头坏死,还会影响生殖。


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李翔是一位39岁的烟民,他在做了心梗手术后继续吸烟,结果在火车上突发疾病,幸好碰到了心血管专家胡医生。



吸烟导致心脏病的原理是损坏血管内皮,使血小板凝结,然后导致高血压,增加患冠心病的风险。


烟草公司为了吸引女性吸烟者,说“你要像男人一样独立,你要像男人一样自由,你就应该像男人一样吸烟”。我们过去老说“女性像男人一样吸烟,会像男人一样生病”,但多年的数据表明,其实女性吸烟受到的危害要远远超过男人。


为什么会这样?


首先,女性承担了生育的任务,二手烟对孩子有危害。同时我们发现,可能因为女性的血管更纤细,所以女性吸烟导致的冠心病比男性有更高的风险。所以,女孩子一定不要开始吸烟。


前几年,我看了葛优演的《非诚勿扰2》,里面说“皮肤上的痣可能有癌变风险”,发现我儿子后背上也有一个痣,当时想给他伤害少一点,就带他去了一个三甲医院的整形科,去拿掉这个痣。


孩子进去做手术,我就在门口等着,旁边有几个女孩子在吸烟。在等的过程之中,不断有女孩子来咨询,有的要求瘦脸,有的要求割双眼皮,有的要求垫高鼻子,我觉得这些女孩都已经美得跟天仙似的,怎么还来整容。我听医生给病人解释,说这个要凿骨,那个要把什么掀起来,自己想想就吓死了,这样不仅要承受巨大的痛苦,还要花很多钱,而且很长时间都要每周要来打针——可是她们转眼出去就开始吸烟。


其实,吸烟才是美丽的大敌。我们挑出两组同卵双胞胎的照片,大家可以发现,如果每天吸一支烟,不到20年容貌就会受到损害。



吸烟对血管有损害,对皮肤有损害。所以,爱美的女孩子要记住了,烟草带来的危害不单单是健康。



有人说,我知道吸烟的危害了,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戒不掉,那我能不能有一些健康的选择,比如吸“低焦油”、“淡味”或者“中草药”的烟?


实际上有大量的数据表明,人吸烟是一个很复杂的行为过程,吸更“健康”的烟的人患癌症或者心脏病的风险并没有降低。吸烟能做的唯一正确的事就是戒烟,时间是十年前或者是今天。


北京公共场所禁烟到今天已经生效五年零四个月了,我认为做得很好。虽然上海公共场所二手烟的暴露率低于北京 ,但是北京真的做到了室内禁烟。



遇见有人在餐厅吸烟,你能做什么事?首先,按照法律你可以进行劝阻,但劝阻确实有风险,比如他吃饭了,他喝酒了,他比我强壮很多。我们还可以通过服务员或者是餐厅的经理去劝阻,如果再不行,可以拨打12345投诉举报。


北京这五年将近有5万例投诉举报。而且,北京控烟有张图,将科技和控烟相结合,但非常遗憾,知道的人很少。其实大家手里头都有手机,都有一个APP叫微信。你打开微信钱包,里头有一个“城市管理”,点进去有一个“控烟投诉”,你在碰到室内吸烟问题的时候,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投诉,可以选择实名和匿名,甚至可以上传照片。投诉以后,这个场所就亮起了一盏蓝灯,如果被投诉了五次,就会亮起一盏红灯,而且前二十位被投诉的单位,每两个月媒体会曝光一次,卫生监督所要约谈。



今年控烟五周年的时候,我们查看投诉数据,发现排名第一的是一位马先生,是清华大学的一名海归教授。后来我们就去找他,问他为什么能四年投诉68次。马先生说这是特别好的一件事情,能够促进北京公共场所变成无烟。所以北京的控烟,不只是北京市人大、北京市政府、北京市疾控中心和北京市1400名卫生监督者的事情,而是北京2200万人都应该做的一件事。



北京和上海有一个热线号码12320,有五名专职人士帮助大家戒烟,而且成功率很高。



我于去年11月份离开工作20年的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。虽然离开了这个岗位,我还继续在中国控烟协会、北京控烟协会继续做控烟的工作。我觉得科普工作很重要,我愿意一辈子做这件事情。我相信,健康中国必定是无烟中国,谢谢大家。


演讲嘉宾姜垣:《控烟口号容易记,但戒烟为什么这么难?》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果壳(ID:Guokr42),作者:姜垣

上一篇:让我们温和地谈谈“平凡”
下一篇:为什么有人遭遇严重家暴,还是没有选择及时离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