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岁创业者曾德钧:喜茶、猫王、李宁等新潮牌只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腾讯深网”(ID:qqshenwang),作者 薛芳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曾德钧,57岁开始创业,4年多时间,他把一个濒临消失的品类收音机,变成一个潮牌——“猫王”收音机,产品成功打入90后和00后群体。

62岁的他为人谦和,摄影师马甲是他的着装标配。他被称为中国HIFI音响的先驱,曾经设计了中国第一台HIFI胆机、第一台HIFI CD机,也被称为“胆机之父”。

62岁创业者曾德钧:喜茶、猫王、李宁等新潮牌只有中国人能做好

创立猫王之前,曾德钧有过五次创业,猫王收音机是他的第六次创业。猫王收音机创立四年多时间,他将猫王的收音机打造成为网红产品。刚刚过去的一年,2018年猫王收音机销售额3亿元,累计销售超过200万台。

9月中旬,曾德钧出现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,录制腾讯新闻出品节目《进击的梦想家》,他要和中国奥运会长跑金牌运动员、被誉为“东方神鹿”的王军霞,在这里进行一场五公里的跑步竞技学习。

B站,二次元文化,鬼畜视频,这些代表着90后00后的词汇,对曾德钧来说,一点都不陌生。曾德钧在节目里表示,他要用这些新生事物拆去思维里的经验主义,和年轻人真正站在一起,做他们喜欢的产品。

我不要做一个让人讨厌的老人

小时候的曾德钧,很反感经验主义。

曾德钧的长辈们经常对他说,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,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,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……”这些说教的语言和经验主义混合在一起,碾压了年轻人的自尊。

后来,他又在一本叫《小王子》的书里面,看到了所有经验主义的老人家群像,“要么傲慢,要么炫富,我那时候就想,这些老人家怎么这么封闭和保守。”经验主义让固步自封的老人家们都成了井底下的那只蛙。

“我老了绝对不能成为一个让人讨厌的老人,这是其一,其二,现在的年轻人的确很优秀,富有创造力,他们对时代的理解和认知,远远超越了我们,”曾德钧说,“放下身段,心态归零,多向年轻人学习。”

曾德钧的感慨,来源于他过往创业惨淡的经历。

在创立猫王之前,曾德钧已经卖了十年的收音机,从作品到产品,从产品到商品。一年也就300台的销售,卖了十年。曾德均发现他错了,他想把收音机卖给65岁的老头,有闲,有钱,但他们不买。

心灰意冷的曾德钧想退出江湖,直到他遇到了这三个年轻人——戴明志、尧铭侃、黎文后,事情就发生了变化,“曾老师,你的产品这么好,身体也好,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拥抱互联网,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产品?”

猫王创立后,曾德钧坦陈,“在企业里,我是CEO,但领导力不能和权威划等号,既然你从内心相信年轻人比你优秀,为什么要用权威去否定年轻人。因为对年轻人的认同,才有了现在的猫王。因此,在猫王,没什么事是我说了必须算的。”

猫王的创始团队,被成为“猫王F4”的团队。

创始人曾德钧负责公司管理和产品设计;来自奢侈品行业的尧铭侃负责品牌顶层设计和品牌管理;戴明志曾在天娱传媒负责唱片事务和市场部,负责猫王的市场营销及渠道开拓;前城市画报主编黎文,负责产品内容创意策划。

作为团队里唯一的60后曾德均坦陈,“我尊重我们团队的每一个人,有些事情在做决定的时候可能我内心不是这么想的,我一般会退一步觉得自己没看懂,我相信年轻人。猫王团队是靠逻辑在做事情。”

收音机濒临消失 为什么还要做

曾德钧出生在湘西的一个县城里。湘西世界,是一种世外桃源般的存在,作家沈从文有过太多描述,如“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,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。”

曾德钧喜欢收音机,他与收音机的渊源可以追溯到1964年。那时候曾德钧上小学一年级,他在一个老红军的家里看到了一台收音机,当时,他很惊诧,一个盒子里,怎么会有人讲话,他觉得这个产品来自于外星球。

当曾德钧得知收音机卖两块钱时,他就把自己的零花钱攒起来,开始买元器件,这样他就组装了人生第一台矿石收音机,“收音机打开了一扇窗,它让我相信,知识改变命运,此后,我就显得与同龄人与众不同,那时候我才7岁。”

那个年代,大多数父亲对男孩子的教育简单粗暴,曾德钧的父亲亦是如此。只要曾德钧的爱好跟学习无关的,都叫不务正业。曾德钧做的这些玩具,木头的就放到煮饭的灶里烧了,金属的就扔到房顶上。

父亲一遍又一遍的毁坏他组装的各种收音机,这增强了曾德钧抗打击的能力。曾得钧后来入伍了,自学成才成了一名无线电报务员,后来进军校深造,开始接触高保真音响。

1992年,曾德钧设计出中国第一台Hi-Fi放大器,后来又做出第一台Hi-Fi CD机、第一台Hi-Fi级电子管多媒体音箱。因此,曾得钧被成为中国的“胆机之父”。

他一直在钻研和声音相关的技术,但收音机是个已经开始没落的行当。2005年,曾德钧设计出了人生第一台收音机,他开始了为期十年的创业,但经营惨淡。

“很多年里,曾德钧就像是一具沾满灰尘的老古董,蜷居在深圳的一个小圈子里,被岁月撕啃得没有一点脾气。几年前,随着中产消费的崛起以及互联网音频的爆发,上天突然把一缕阳光打到了曾老的身上。”吴晓波曾撰文如此描述。

62岁创业者曾德钧:喜茶、猫王、李宁等新潮牌只有中国人能做好

上世纪中期是收音机的黄金时代,但进入新世纪,收音机已濒临消失。

曾德钧想重新造一台收音机,变得非常艰难,因为收音机所需零部件,几乎全都停产了。为了用一块巴掌大小的喇叭布,曾德钧只得订一千米,供应商才肯织;要用一个停产了的减速轮,只好找工厂新开一套模具。

他花了3年的时间,试了几百种电路、做了上千个喇叭,屡败屡战,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的声音。曾得钧坚持:原木手工、用机械旋钮、减速轮、电子管、传统电路。如此这般,猫王第一款收音机诞生了。

收音机这个品类都濒临消失了,什么人才会买?

“把一个快要淘汰的产品打造成潮品”

李欣,88年生人,在一个互联网快消品电商平台做公关总监。她坦陈她买猫王收音机的理由,“我已经很少听广播了,就是很好看,摆在那里赏心悦目,很精致。如果当小音响使用,音质也比100块钱的音响产品好很多。”

62岁创业者曾德钧:喜茶、猫王、李宁等新潮牌只有中国人能做好

李欣为猫王收音机的颜值买单,有了猫王收音机之后,她觉得自己原来那一堆音响产品都太丑了。她除了自己用,她也经常买一些产品送给她的闺蜜,粉红色,天蓝色,原木色,她可选择的范围很大。

曾德钧第六次创业之前,李欣并不讨厌她原来的那堆音响,从100块到上千块的产品她都有,但真的都不那么好看。那时候,曾得钧第六次创业还未开启,他也不知道年轻人的诉求到底是什么?他和年轻人之间有什么关系?

众筹打开了曾德钧和年轻人之间的一扇门,使得他窥见了新世界。

2015年,曾德钧接触到了京东众筹,2周的时间800台猫王收音机销售一空,比过去十年的总销售量多。他意识到互联网的时代的硬件创业,一方面需要好产品,一方面需要好的包装和平台。

京东的这次众筹,使得曾德钧下定决心,他要开启一个另类的品牌营销路线。除了继续主打情怀牌锁定具有消费能力的中高端中年消费群体之外,猫王收音机将主打年轻人市场。

这对主打产品设计的曾德钧来说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“他需要知道年轻人喜欢什么?而不是他自己喜欢什么?比如黄和红的撞色,他觉得太大胆了,但年轻人喜欢,”

猫王收音机的用户群体年龄从65岁降到35岁,从35岁降到15岁。用传播学的术语来讲,用户群体变了。产品也发生了一些巨大的变化,体量变小,颜色变丰富,最主要的是销售从几百台到几万台再到百万台。

猫王收音机兼具了收音机和音响的功能。此外,猫王设计团队还十分注重产品的原创特色,以圆柱美学、性冷淡风等个性十足的产品风格持续迭代,这种差异化产品使得产品视觉高颜值年轻化,俘获了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。

市场层面,猫王收音机已经建立了线上和线下的渠道体系。猫王除了完成传统电商平台布局之外,还将线下渠道分布在小众买手、阅读空间和音乐美学等不同风格的渠道。

猫王从诞生四年多时间以来,已经成为一款知名的新国货潮牌,核心用户从60后变成90后甚至00后的文艺青年,面对这样的收获,曾德钧说:“我们只是在正确的时代,抓住了机会,做了对的事情、对的产品。”

在曾德钧看来,“李宁就是用红和黄撞色,猫王的收音机有一款也是用红和黄撞色,和国旗的颜色是一致的。之所以这么大胆,是基于我们的一种自信心,这种自信心源于文化,品质和消费者中的口碑。”

曾德钧继续说,“比如像喜茶,如果产品不好,消费者不会去买单,也不会去排队,所以我想新潮牌一定是中国国人的自信心的一次爆发,特别是我们在设计猫王产品的时候,发现这些产品真只有中国人能做,能把性价比做到最好。”

猫王产品法国、纽约和日本参展,一些不同肤色的消费者看到猫王的产品都很喜欢。“他们的这种认同实际上在我们内心里特别的自信。”

上一篇:掘金中国270亿素质教育蓝海,“野心勃勃”的乐
下一篇:过4亿网民观看直播,2019直播+X 洞察报告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